首页>>北京速记>>正在阅读

田伟:医学永远伴随着经验、虚构和科学纠缠

  来源: 北京    作者:  黑匣子速记    类型: 其他    发表: 2022/10/25    浏览:   


田伟:医学由非常复杂的因素构成,这些因素会很大程度影响医生和患者共同找到满意。大家知道治病不是医生自己的事,他必须和患者达成统一目标,产生互相信任,治病才有效果,要不然哪怕再正确治疗方法,没用,病人不信任你,治完就是这疼那里疼,因为心理作用会压跨。所以医学就是很难。
    为什么这么难?除了刚才说到我们科学好多东西不认知之外,再一个就是我们有三个方面因素,一个是个体条件,还有外界的疾病。他们是一种综合斗争的结果,这就叫自然转归。第二个就是心理影响。第三就是外来干预的能力。我们研究那么多科学方法,也有的不那么科学,是经验方法。如果把三者一块看,可能自然转归就是宇宙的规则,它是存在在这里面的。古人管他叫道,道就是最根本的东西,他受这些东西影响,如果你干预能力很强,你会影响他自然转归。你的心理作用、情绪作用也会影响。我们医学的目标或者说我们科学医学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三大因素所有的信息都弄透,而且有控制能力。这是一个远大的影响,北医奋斗了这么多年,有14万人做这个事情,还在路上。
    所以医学必然存在多个维度的纠缠,我们研究的就是自己,研究的是宇宙的产物。充满了人本身发展过程中各种烙印,他注定就是这样的。经验、虚构、科学,是不断纠缠在里面。经验的重视刻在我们基因里面,每一个大夫稍微不注意就出溜到经验主义里,全社会人都愿意选择这个,但是经验可能会什么呢?模糊了这种本质性的结论,因为你看的是表象,甚至只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也提供了我们实用用性的一些结果,因为人类进化就是这样,反正你不行了就淘汰掉。
    第二个,虚构是大脑进化的BUG,就像一个幻阵,可能会阻挡我们人类找到正确的方向,当你陷入这个里面,你真的会信一个虚无缥渺的东西。但是人这个能力也很厉害,因为他提供了我们对未来无限思路。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比如机器人,中国战国时代列子就写过机器人,那是的非常精彩的一篇小说。到后来我们知道最近代的俄罗斯人阿西莫夫写了大量关于星球大战小说,包括电影。至少阿西莫夫就导致两个工程师真的去做机器人,我们第一个工业机器人就是阿西莫夫迷,所以虚构出来的东西对现实真的有影响作用。但是科学至少是我们目前已知的最正确方向,虽然我们全部的自知所有医学问题要解决还有漫长的路,它也是一个双刃剑。当你钻到科学这条道上以后,一旦受到阻力,人类就有可能陷入迷盲和虚构主义,就像牛顿最后就信上帝去了。大家觉得很奇怪,这么大一个科学家怎么信上帝,因为科学他找不到再往前的路。爱因斯坦就编出一个相对论。这些还是一个相对正常的。伪科学更难说了,好多人纯粹搞一个假科学的东西,迷惑人的能力也很强。这种欺骗就是虚构能力。
    我们讲正面的案例,青蒿素。大家知道疟疾这是特别难的一件事,全世界奋斗了那么多年没有什么办法,古代人没有什么办法。好多古人提到的非常有效的方法试了都不管用,结果发现提的不太多的青蒿,发现里面有有效的成分,这是一个很大的贡献。这是屠呦呦团队,因为她是全国的组长,别人发现实际上青蒿里面蒿并不多,真正多的是黄花蒿。发现这些东西都治不了病,哪怕是黄花蒿也不管用,它不溶于水,提纯非常难。乙醇提了没用,最后发现乙醚提出来,但是毒性问题很难解决。而且还很怕热,这个东西一遇热分解了。古人说的青蒿,那治不疟疾,但是思路很重要,提纯、提纯再提纯。提纯以后还是效果不好,干嘛?合成,这是我们科学的道路,给它加点东西,结果双氢青蒿素是真正最后发现对疟疾非常有效的药物,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科学家对世界的巨大贡献。我们不说他们艰苦的历程,那么多人的奋斗,我们就说一点感想,第一个,经验。这里面有古人的经验,虽然他们没有找到真正治疗的方法,但是他提供了线索。如果没有这些方剂,你让哪找青蒿,你全世界找那些植物,筛不出来。所以经验还是很有用的。第二,虚构提供了思路。古人就觉得它有用,那是虚构出来的,我们今天科学方法那么多的药,甚至还有人中黄,治疗疟疾根本没有用。但是它提供了一种思路。最终还是科学实现了价值。青蒿素真正是靠科学。
    结语:医学是一个复杂的,像宇宙本身,我们一定要重视经验的积累,印象和猜想是有价值的。但是如果你停留于此或者你就信你编的那样一个虚构的的猜想,这就错了,我们要继续往前走。你要大胆的猜想,但是要严禁的实证。所以真谛在于科学信念坚持,敢于承认我们自己甚至我们前辈都是无知,敢于去伪存真,不断探索。而且大众得有科学观,光我们信,大家都不信,你也很无能为力。另外一个,医学能不能得到足够尊重,实际上是人类是不是真正看中生命的一个标尺,你说我很尊重生命,但是我不尊重大夫,那是尊重生命吗?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如果我们搞医学的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足够去尊重生命和我们的种群,使我们医学能走正确道路。你稍微一走偏了,迷失了,那就非常非常危险。所以最后我就说医学永远伴随着经验、虚构和科学纠缠,伴随着向科学不断进步,也伴随着我们人心和自然规则的交错。谢谢大家!


(北大医学办学110周年系列活动杰出校友论坛实录节选)